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明星官员用权力为黑老大“讨债”

贾延成涉黑团伙在西安未央区法院受审
  6月28日,陕西延安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在西安未央区法院开庭。据未央区法院通报,出庭受审的除贾延成涉黑团伙成员外,还有延安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杜安平、延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原局长党延文、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

  “绊倒”多位官员

  6月28日,西安未央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该院受理的首起涉黑案件——贾延成等1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据未央区法院通报,该团伙共涉及14种罪名41宗犯罪事实。

  2019年年中,贾延成案曾因“保护伞”人数之多、级别之高而震动一时。2019年6月24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通报称,陕西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副厅级),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杜安平,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党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涉嫌充当贾延成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同时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冯振东、祁玉江、党延文均为陕西明星官员。截至目前,祁玉江、冯振东两案尚未有审判结果被公开。

  利用公权力制造刑事错案

  6月28日上午,与贾延成等涉黑组织成员一同站在被告人席位上的,还有该团伙的多名“保护伞”。据未央区法院通报,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党延文、杜安平、孙继林3名充当该组织“保护伞”的前国家公职人员一并起诉。另外,被告人加军(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侦大队原大队长)被指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以被告人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为攫取非法高额利益,以个人及多家公司名义向延安市金融机构骗取信贷资金,同时将获取资金通过高利转贷、民间借贷方式借款给他人以获取巨额财富,严重扰乱该地区的金融秩序和经济秩序。

  该组织对未按期还款的借款人及担保人实施威胁、辱骂、恐吓、拘禁,甚至借用公权力对借款人使用刑事拘留、逮捕措施,将民事案件转变为刑事案件。

  公诉机关还指控,该犯罪组织利用多种手段向政治领域进行渗透,侵蚀、破坏国家公权力,通过职权和“关系网”干扰司法程序,依靠非法手段暴敛钱财,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大肆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包括非法拘禁案3起、寻衅滋事案8起、骗取贷款案11起等,并利用国家公权力制造刑事错案2起。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检方指控,2014年2月,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为办理涉恶类案件和解决社会治安突出问题成立“210”专案组,加军具体负责专案组日常工作。2015年2月,贾延成利用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手段向张某某讨债无果,遂以受张某某诈骗为由向加军报案。

  加军在明知上述案件不属于“210”专案组办案范围,且张某某与贾延成借款未到期并有抵押物的情况下,未刑事立案及使用任何法律文书,即与贾妻白彦梅联系,并带“210”专案组民警在西安将张某某抓获。

  检方指控,随后,加军在公安机关办案系统外利用空白法律文书办理张某某诈骗案,并伪造立案时间及首次讯问地点。在办理该案时,加军不侦查张某某诈骗案,而是多次安排民警以辨认现场为由,将张某某提出看守所,在阎良、西安等地替贾延成追债,并使用宝塔分局介绍信要求张某某亲属向贾延成账户转款还债,最终将张某某亲属的710万元汇入贾延成账户。

  同时,加军又安排办案民警将延安市仲裁委人员带至看守所内进行仲裁,迫使张某某将其名下房产作价1400余万元仲裁给贾延成抵债。2016年6月,张某某诈骗案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宝塔区检察院作出不予起诉决定。加军的行为造成张某某长期被羁押及财产遭受严重损失的恶劣后果。

  和张某某遭遇类似刑事打击的还有杨某某。检方指控,2015年3月,贾延成使用非法拘禁手段向杨某某讨债无果后,又向加军报案。加军以涉嫌诈骗罪为由将杨某某刑拘,但宝塔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捕决定,并提出补充侦查意见。但该案件被复核至延安市检察院后,杨某某被批捕。

  检方指控,在办理上述杨某某案件中,时任延安市检察院侦监处处长的孙继林,在检委会讨论案件时发表逮捕杨某某的观点,并得到副检察长杜安平支持。杨某某被逮捕后,在时任延安市宝塔区区委书记祁玉江的组织安排下,杜安平到贾延成的博成大厦吃饭。杜、贾二人由此相识,贾送给杜安平5万元现金,希望在案件起诉时得到杜的帮助。2015年11月18日,杜安平还以借款的名义,向贾延成索要了4万元。

  延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提出必须对杨某某资产进行审计,以查明其是否构成犯罪的补充意见。加军作为案件负责人,既未对相关问题进行补侦,也未调取杨某某无罪证据。但最终,延安中院对杨某某作出的是无罪判决。

  警、检人员包庇纵容犯罪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检方指控,加军在参加工作之前便与贾延成认识,2006年加军妻子窦彩霞开始在贾延成的公司上班,加贾两家来往便更加密切。加军身为公职人员参加贾延成犯罪组织,并利用职权积极为贾延成讨债并帮助其逃避打击。

  2014年,经加军介绍,党延文与贾延成相识。2016年,加、党、贾三家还曾一同去海南旅游,此后三家关系愈加亲密,党延文甚至通过贾延成谋求职务升迁。2016年,延安市公安局将延安市委交办的贾延成涉嫌非法转贷、偷税漏税、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等问题线索,批转宝塔分局办理,并明确批示“转宝塔分局成立专班调查,因涉及反映分局干警家属参与,请做好保密工作”。

  检方指控,时任宝塔公安分局局长的党延文接到转办件后,未按上级要求开展工作,其明知加军和贾延成关系好、且加军妻子窦彩霞在贾延成公司上班的情况下,仍将线索批转至加军所在的刑警大队办理。

  此后,加军将线索安排民警办理后,在未对群众反映问题线索全面调查的情况下,就认定群众举报线索“不属实”。2016年,延安市委督查室认为公安机关对线索查办不力,要求延安市公安局进行复核。党延文不按要求认真组织复核,继续将此事安排给加军办理。加军未进行任何复核,便安排民警以第一次核查报告再次报送至宝塔分局,使贾延成及其犯罪组织逃避查处。

  2018年6月,公安机关对贾延成犯罪组织进行调查,并以涉嫌骗取贷款罪、高利转贷罪将贾刑拘。贾妻白彦梅为给贾延成开脱罪名,便找到加军帮忙。加军遂找党延文商议此事,二人商议后先由党延文电话联系检察院承办人,后加军携带财物当面找承办人说情,但被拒绝。

  贾延成案发后,其“保护伞”悉数被查。加军、党延文、杜安平、孙继林先后被陕西省监察委留置,后均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西安警方逮捕。据法院通报,因涉案人数较多、案情重大复杂、社会影响度高,该案由3名审判员与4名人民陪审员依法组成7人合议庭,庭审过程预计将持续5天。(澎湃)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陕西延安一涉黑团伙及多名“保护伞”受审~~~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政法海南
   第003版:法治海南
   第004版:平安海南 特别报道
   第005版:法律服务 以案说法
   第006版:拍案惊奇 反腐风云
   第007版:法治观察 法眼天下
   第008版:特别报道
明星官员用权力为黑老大“讨债”
不敢与人深交 养狗“说心里话”
退休后仍利用影响力继续受贿
帮人职务晋升大肆收钱
与私营企业主大搞权钱交易
涉嫌受贿12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