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

那是一笔昧良心的钱

——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警方供图)
  □本报记者李静 张英 张星 董林

  2月17日,东方市公安局在成功完成“摘帽4号”抓捕行动后,经审讯深挖及案件研判,专案组发现仍有314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在逃。为了进一步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惩处犯罪行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同时给犯罪嫌疑人改过自新、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2月18日,东方市公安局对甄汉平、曾亚强等314名在逃人员面向社会发出通告。

  314名在逃人员的照片公布之后,人们发现,这是一张张稚嫩的面孔,他们年纪最小的仅15岁。

  这些年轻人是如何走上这条违法之路?他们的家庭情况和受教育情况如何?他们实施诈骗时是否受到良心的谴责?他们被抓或投案自首后又有何感想?

  2月28日至3月2日,法制时报记者连续在东方市几个派出所采访了20多名嫌疑人及其家属。这些嫌疑人中多数是辍学在家,无所事事,经常出入网吧、电子游戏厅等场所。有个别人因为缺乏警惕性,讲朋友义气,帮朋友忙,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网诈”帮凶。

  偷学“话本”实施诱骗

  犯罪嫌疑人卢某:17岁,东方市八所镇皇宁村人。

  一张娃娃脸的卢某,初中毕业后辍学,常去网吧上网打发时间。父母是农民,早出晚归,没有时间跟他交流沟通,也不知道他每天在玩什么。

  “一开始看到别人在做,可以赚钱,就跟着学,没有想那么多。”记者在东方市八所派出所与卢某对话时,才知道他就是游戏币诈骗链条中的“枪手”。卢某告诉记者,他是在网吧看到村里有人在网上卖游戏币赚钱,他在旁边偷偷学会的。当他把一整套的“话本”记下来后,他开始了在网上实施诱骗。

  “有时候看对方没有钱,也有点不忍心。”卢某说,一次和被害人聊天,得知对方是读高二的学生,当他骗了400多块钱,被害人还没有醒悟,还充满信任地告诉他,自己没钱了马上去找同学借钱。卢某说,这时他想到同样读高二的姐姐。他有点不忍心了,没有按照套路继续骗钱,直接把对方拉黑了。

  “花这些钱心里不舒服,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2月19日,主动投案后的卢某,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常去的那个村里的黑网吧已被关掉了,他近一年没有再去网上骗钱,但是心里一直感到不安。4次实施游戏币诈骗得到的3950元,早被他挥霍掉了,但是他心里知道那是一笔昧良心的钱。

  不打工加入网络诈骗

  犯罪嫌疑人陈某:23岁,东方市八所镇罗带村人。

  “在童年记忆里,艰辛伴随着父母无休止的争吵,慢慢地我不愿意在家里呆着。”今年23岁的陈某初三毕业后,开始在县城夜总会打零工,因为工作性质,经常是通宵上班。长期生活规律黑白颠倒,睡眠差,有时候下了夜班后,陈某就钻进网吧打游戏,打发时间。几年的打工生涯,陈某并没有挣到钱,觉得打工没有出路,开始琢磨怎么赚钱。

  陈某走上网上诈骗之路是从一例反诈骗的新闻开始。

  “2017年五六月份的样子,闲的无聊在网吧上网,突然看见一则反诈骗的新闻,我觉得他们赚钱真是容易。”陈某说。这条反诈骗新闻不仅没有对他起到普法教育和震慑作用,反倒让他“灵机一动”,也想靠这条邪路生财。陈某开始留心寻找专门从事游戏币诈骗的“金主”,在掌握了整个诈骗手段后,便开始在各大游戏网站实施诈骗。

  “10个人中间,总有一两个人是会上当的。”陈某说,“在第一次实施诈骗的时候很害怕,知道这是在骗人,但是又耐不住这种快速来钱的诱惑。”

  网游成瘾跌入陷阱

  犯罪嫌疑人符某:19岁,东方市八所镇八所村人。

  “没有上学,无聊,就经常泡在网吧。”说起自己接触“网诈”,成为这起游戏币诈骗案链条中的“枪手”,符某坦言自己骗来的钱都花在游戏里,只是想过足网游瘾。现在退赃的5900元,是父母向亲戚朋友借的。他告诉记者,接触游戏币诈骗,只因为加了一个陌生人QQ。

  2017年年初,辍学的符某没有找到工作,就经常往村里的网吧跑,一来二去的,沉迷于网络游戏。打游戏是要花钱的,符某从父母讨来的零花钱压根不够用。

  有一天,他在网吧看到墙上贴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需要游戏点卡的找我,QQ号……”抱着好奇的心态,他加了这个陌生QQ号。这个QQ主很大方,说免费送他50块钱的游戏币,作为“见面礼”。对方还告诉他,以后可以让他不用花钱就有游戏币玩。

  一段时间后,符某知道对方就是所谓的“金主”。

  “记得第一次得手的钱好像150元 ,心里又惊又怕。”符某说,想到以后可以不用找父母要钱,就可以上网打游戏了,他心里又十分窃喜。直到去年,父母给他找了一份搞装修的零工,去网吧机会少了,他就不再接触游戏币诈骗了。

  “现在想来,欠下的债早晚是要还的,只是时间还没有到。”符某说,看到父母东奔西走为自己筹集退赃的钱,心里悔恨不已。

  支付宝借男友成了帮凶

  犯罪嫌疑人王某英:女,17岁,东方市八所镇大坡田村人。

  王某英的同学告诉她,上了(下转6版)

  (上接1版)电信诈骗在逃嫌疑人的“黑名单”时,她说自己还一头雾水呢。

  初中毕业的王某英读了半年的技校就辍学了。2018年,16岁的她开始了早恋,沉迷在爱情中的王某英对男朋友陈某十分信任。

  2018年6月,刚交往不到一个月的男朋友陈某向王某英借支付宝,说朋友要转账过来,要用一下。王某英就把支付宝给了陈某。

  “2月18日晚上,有同学看到警方公布的在逃人员名单里我的名字和照片,给我打电话时我一脸懵,赶紧打电话告诉爸爸。”王某英告诉记者,当晚她一夜没睡,想不明白怎么就成在逃嫌疑人了。第二天一早,王某英和爸爸来到派出所投案才了解到,她的支付宝曾在去年分两次进账4100元。

  王某英不得不承担自己轻易借出支付宝的后果,这也是那个已经分手的初恋男友给她留下的陷阱。

  帮忙不料成了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小美:女,20岁,东方市八所镇八所村人。

  2016年,小美在东方市一家网吧上班。那时经常有几名男子在网吧玩游戏,他们一次就开好几台机子,并且连续几天泡在网吧,时间长了,大家成为了“朋友”。

  “因为他们是网吧会员,有时候他们说会员卡没有钱了,叫朋友把钱先转进我的支付宝账户,我再把钱充到他们的会员卡上。”小美说,大约在2016年五六月份的时候,这些人先后4次借她的支付宝转账,金额总共是4000多元。

  “我把钱充值到他们的会员卡上,他们也都用来上网了,当时没有想过到他们这些钱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得来的。”小美说,后来她辞去了网吧的工作,找到了其他工作,直到在“摘帽4号”打击行动的劝投通告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照片,她才醒悟当时自己的热心帮忙,已构成涉嫌网络诈骗。

  借支付宝牵扯“间接诈骗”

  犯罪嫌疑人符某芳:女,23岁,东方市八所镇大坡田村人。

  “我也不知道支付宝借给谁,什么时候借的。”2月28日上午,正在东方市八所派出所递交案件相关材料的符某芳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是做服装生意的,平常支付宝进出账频繁,并不知道其中一笔3500元是诈骗款。

  符某芳说,之前生意比较忙,根本没有机会接触网络游戏,更不知道游戏币诈骗套路。至于为什么突然被牵扯到“网诈”罪名,她也很无奈。

  “因经常有生意来往,跟老客户关系比较好,可能是有人借用她的支付宝转账。”符某芳说,做生意最讲究信用问题,那天突然有朋友说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名单上有她的名字,她吓了一跳。自从出现这样的问题,客户少了很多。

  “虽然退赃了,但是还要继续配合警方调查,亲戚朋友担心会影响我的服装店生意。希望早日将真正的网络诈骗分子抓捕归案,让我回归到以前正常的生活。”符某芳说。

  给弟弟办电话卡涉案

  犯罪嫌疑人王某:女,21岁,东方市八所镇大坡田村人。

  在犯罪嫌疑人名单中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在校大专生王某怎么也不相信相片真的是自己,自己一直用功读书,也不玩游戏,怎么成了嫌疑人,王某觉得这应该是他弟弟所为。王某当即给弟弟打电话,弟弟马上承认了。王某的弟弟因为自己违法牵扯了姐姐深感内疚,主动到派出所投案。

  “弟弟读完初二就不上学了,2017年弟弟买了手机,因为他没办身份证,不能办理电话卡。”卢某说,她用身份证去办了一张电话卡给弟弟用,后来弟弟用这张卡实名绑定了支付宝。

  王某苦笑着说,“现在很多同学看到警方通告了,老师还给我发短信,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同学和老师解释。”

  利用色情视频诈骗

  犯罪嫌疑人符某某:18岁,东方市八所镇上名山村人。

  正在技校读中专的符某某,没想到自己之前的违法行为,时隔一年后还是败露了。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通过色情视频进行诈骗。”记者采访的嫌疑人都是游戏币诈骗嫌疑人,而符某某的网络诈骗手段是与众不同的。

  身材瘦小的符某某先将QQ头像改成美女的相片,然后以看色情视频为幌子实施诈骗。

  2017年5月,符某某在网吧打游戏时看见有人利用色情视频骗钱,而且操作简单。他学会了下载色情视频,然后冒充美女,开始添加QQ好友发布自己手上有色情视频,并推送几秒钟给对方,如果需要则需要再支付80-120元不等的价格。“告诉对方交钱越多看的时间越长,但实际我手里视频只有几分钟,等他们支付完就把他拉黑。”符某某说,除了支付的费用外,他还会告诉对方需要交480元押金。

  “以前不懂法,虽然也看到村里有人被抓过,但是听别人说不到3000元不犯法,我就放心了。”符某某说,每次骗到钱就吃喝玩乐花掉了,这次投案知道自己一共诈骗10150元。退赃那天,父母只有150元,到处找人借了1万元。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法制时报记者对话电信网络诈骗涉案人员:~~~——起底东方市网络诈骗案(之三)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聚焦全国两会
   第003版:政法海南
   第004版:法治海南
   第005版:平安海南
   第006版:法律服务
   第007版:法治中国
   第008版:特别报道
   第009版:法制时报周末版
   第010版:两会聚焦
   第011版:两会聚焦
   第012版:两会聚焦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加快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两会导读
强化组织领导树立一盘棋思想
增强服务管理能力 发挥免签政策效应
那是一笔昧良心的钱
开展自我批评 虚心接受意见
与普通进口车 上牌流程一致
找差距查漏洞 提高服务群众能力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