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家4口先后蹊跷中毒死亡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羁押中的任艳红
  一年内,一家4口相继中毒身亡。警方调查认定,邻居任艳红为作案嫌疑人。法院两次审判均获死缓。如今已在山东临沂市看守所呆了7年多,成为羁押时间最长的嫌疑人。2019年1月2日,任艳红的辩护人李仲伟律师接山东高院通知,“任艳红投毒案”因一审程序违法,案件再次发回重审。

  一家4口先后中毒死亡

  山东高院裁定书显示,原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存在对庭审中已出示且有争议的重要证据未作鉴定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的情形,可能影响公正审判。

  事发于2011年7月5日晚,山东省临沂市费县上冶镇东岭村李忠山一家3口饭后发病,送医后相继死亡,经诊断为毒鼠强中毒。此前,一家人多次出现中毒症状,半年前,李忠山的儿子李浩也因鼠药中毒身亡。

  费县公安局对此立案侦查,2011年7月21日,任艳红被抓获。2013年6月4日,临沂市中级法院做出判决,认定任艳红为摆脱李忠山的纠缠,先后5次投毒,造成4人死亡的后果,判处任艳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在庭审中,任艳红翻供,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向山东省高院提出上诉。2015年10月27日,山东高院以证据不足发回重审。2017年7月,任艳红再次被判死缓。任艳红再次上诉。

  李仲伟律师认为,案件存在诸多疑点,鉴定意见相关资料不完善,案发现场没有采集到指纹、脚印、毛发等痕迹;没有查明作案工具鼠药及鼠药包装的下落。被控毒杀4人,两次判处死缓,是典型的“疑案留有余地”的判决。

  招认与翻供

  被逮捕第2天,2011年8月18日,任艳红接受办案人员讯问,做了有罪供述,承认自己把李忠山一家4口用老鼠药药死了,并详细描述了多次投毒的经过。对于作案动机,任艳红表示,2005年,她与李忠山一起贩蒜黄的时候,被李忠山威胁发生性关系,之后还一直纠缠,她不愿意,李忠山就威胁告诉吴士国,任艳红与别的男人通奸。为了摆脱纠缠,她打算把李忠山药死。

  任艳红供述,在最后一次下毒前,她去买豆腐,看见李忠山斜眼看他,想到他多次纠缠,越想越生气,又想药他。

  当天下午4点左右,她回到家找出之前在集市上买的老鼠药,用刀片划开。

  当时李忠山两口子在房顶,女儿李月不在家,她走进厨房,看到两盆饺子馅,一盆韭菜豆腐的,一盆芸豆肉馅。她知道李忠山爱肉馅的,就往芸豆肉馅的盆里多放了一点鼠药,大约有半包,又往豆腐韭菜的馅盆里撒一点。离开后,她烧掉了鼠药袋。

  这些口供成为检方指控的依据,在临沂中院的两次一审中,法院审理认定,任艳红对李忠山一家实施了5次投毒。

  2012年9月,临沂中院一审开庭时,任艳红在庭审现场翻供,称自己没有下毒,与李忠山也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庭审结束后,法官准许任艳红与家人匆匆见了一面,这是7年间他们唯一一次见面。吴士国回忆,当时任艳红哭着喊到:“不是我干的。”

  2019年1月8日,李仲伟再次会见任艳红时得知,虽然已时隔多年,任艳红仍有如厕困难,经常半个小时才能上出来。

  案卷中对任艳红的11次讯问均没有同步录音录像,目前有一份审讯录像并不是这11份笔录的同步,他怀疑录像可能被剪辑,已经向法院申请鉴定。

  对此,2019年1月10日,记者联系费县公安局,想了解是否存在刑讯逼供,政治处宣传人员称“不了解情况”,随即挂断电话。

  两次发回重审

  1月8日,律师会见任艳红时告诉她,目前案件再次被山东省高院发回临沂市中院重审。任艳红还没收到裁定书,得知这一消息,她情绪有些不稳定。

  “任艳红已经失去信心了,她两次都被判了死缓。”律师说。2019年1月10日,记者联系临沂中院,宣传人员表示目前案子发回重审还没有结果,他关注到了舆情,但具体情况不大了解。对于案子之前为何判死缓,他说,“这个案子很复杂,投毒的案子证据一般不大好掌握。”

  2013年6月4日,临沂市中院认定,任艳红被李忠山胁迫发生性关系,任艳红为摆脱纠缠,先后5次投毒,致李忠山一家4口中毒身亡,判处任艳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

  任艳红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山东省高院于2015年10月27日认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将近两年后,2017年7月10日,临沂市中院重审,认定事实未变,再次判处任艳红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任艳红不服,再次上诉。

  2018年12月26日,山东高院裁定,原审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存在对庭审中已出示且有争议的重要证据未作鉴定等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可能影响公正审判,于是撤销临沂中院的死缓判决,发回重审。

  任艳红的一审辩护律师张传利此前就提出了证据瑕疵,他表示,第5起投毒中法院认定,任艳红从镇上王庆山父子的摊位购买了老鼠药,王庆山对此否认,称不认识任艳红,也没有卖老鼠药给她,说明毒药的来源存疑。

  2011年8月18日,王庆山与儿子王远友因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被逮捕,王庆山被判10年,王远友判刑3年,目前已经出狱。

  “我们不认识任艳红,赶集买老鼠药的人那么多,根本记不住谁买了。没法儿确定肯定也不能承认。”王远友说。对于李忠山一家中毒原因,李仲伟律师提出了另一个疑问。

  根据《司法鉴定文书规范》规定,司法鉴定文书附件应当包括与鉴定意见、检验报告有关的关键图表、照片等以及有关音像资料、参考文献等的目录。但在李忠山一家4口的尸检报告中,没有详细鉴定过程照片,也没有司法鉴定资质附件。“这就无法保证鉴定物前后的一致性,此外,毒物鉴定中最重要的质谱图警方也没有提供。”李仲伟说。

  据了解,质谱图是广泛应用于各个学科领域中通过制备、分离、检测气相离子来鉴定化合物的一种专门技术。对于投毒案来说,质谱图就是支持警方鉴定结论的最原始的信息。不同中毒的原因,在质谱图上就会有不同的波形表现。除此之外,李仲伟律师表示,鉴定结论中,并没有显示现场有任艳红的脚印、毛发、指纹等信息,检方出示的41个人口供只能证明李忠山一家发病,不能证明与任艳红有必然联系。

  2019年1月10日,山东高院的袁法官向记者表示,“确实是我们这儿发回重审的,但案子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山东高院宣传处负责人表示,“要相信法院会依法办案。”(新京)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山东“任艳红投毒案”存诸多疑点再次发回重审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政法海南
   第003版:法治海南
   第004版:平安海南
   第005版:法眼天下
   第006版:法律服务
   第007版:法治中国
   第008版:公益广告
   第009版:法制时报周末版
   第010版:特别关注
   第011版:反腐风云
   第012版:法治时空
学员练车撞死人
女子借房给男同事居住 对方去世其妻儿拒搬离
反邪教警示教育·农村党员专题
一家4口先后蹊跷中毒死亡
“教科书式老赖” 拒赔偿引发案中案